当前位置: 首页商机快递 》 曹仁贤:电力储能市场即将启动

曹仁贤:电力储能市场即将启动

发布日期:2016-07-15        新闻来源:
来源:《太阳能发电》杂志-太阳能发电网
  有一种人,似乎总是擅长拓荒新的领域。
  曹仁贤,就是这种人。
  当年,他创办阳光电源时,光伏逆变器、风能变流器还是少有人看得上的一片“荒地”。 19年埋头苦干,阳光电源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逆变器供应商。
  如今,他又选择进入电力储能——这个并不算新但却也说不上市场前景已足够清晰的行业。其间风险,或许并不亚于阳光电源创业当年。
  毕竟,电力储存是一个世界级的难题。尽管各种储能技术的研发已是百花齐放,但由于对经济性和技术可靠性方面的担心,市场对现有储能技术的接受度并不高。
  近年来,随着我国可再生能源的规模化发展,可再生能源发电具有的波动性、间歇性与不可预测性对电网的冲击,以及可再生能源电力的消纳难题,均日益凸显,并已经成为制约我国可再生能源可持续发展的主要因素。
  而储能,也由此被各方寄予厚望。除此以外,储能还能为电网调峰、调频、提高系统可靠性和安全性,以及在分布式发电及微电网发展方面,作为关键技术发挥重要作用。
  “正如十年前的光伏产业一样,储能技术的规模化应用,现在也处在一个临界点上,只需政策推动一下,就能获得规模化的应用发展。”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但曹仁贤同时也表示,由于成本方面的制约,储能技术的规模化应用还存在不少的障碍,亟需政策和市场各方共同推动。
  
相关多元化
  7月8日,阳光电源与三星SDI的合资公司——阳光三星储能电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阳光三星”)正式投入生产,项目总投资1.7亿美元。
  资料显示,阳光电源与三星SDI在2014年合作成立阳光三星,由阳光电源控股,主要拓展储能业务。
  在投产仪式上,曹仁贤表示,新能源的大规模开发与应用是全球可持续发展的必然要求和趋势。储能,则是可再生能源高比例接入电网的必要手段,市场前景广阔。
  而在阳光三星投产前不久,阳光电源也发布了两款储能逆变器新品,即面向小型户用光伏市场的PowCube 4.5储能系统,以及面向大型光伏电站市场的箱式储能系统PowCube 550。
  曹仁贤表示,对于阳光电源而言,向储能领域的拓展,是围绕电力电子领域进行的系列产品开发,属于一种相关的多元化发展。这包括阳光电源储能逆变器新品的开发,以及阳光电源与三星SDI合资生产的电力储能产品。
  他认为,阳光电源多年来在太阳能发电、微电网、风力发电领域的经验,以及对上述领域的深刻理解,可以更好的协同可再生能源的效率与储能的优势,并对系统进行智能化的配置,使系统处于最佳运行状态。
  “储能先天与可再生能源是双生、孪生的,它本身就是因为可再生能源而来。因此,阳光电源进入储能行业,是1+1大于2的行为, 阳光电源在储能装置中可以从低压480V做到1500V,全球独此一家。此次阳光电源与三星SDI合作,使得阳光三星具备了电力储能系统完整解决方案的供应能力,可以提供最优化的储能系统解决方案。”曹仁贤如是说。
  
储能不贵?
  资料显示,去年全球安装了约700MWh的储能应用。
  据业内专家介绍,储能应用目前还没有完全启动,除了技术的可靠性外,主要原因还是由于成本偏高。
  “投产后,阳光三星的电力储能设备年产能将达到2000MWh。”阳光三星总经理吴家貌告诉本刊记者。
  他认为,储能的价值并没有被充分挖掘出来。“对于储能的发展而言,一方面需要其自身不断降低成本;另外一方面,也要更进一步挖掘储能的市场价值,以改变市场对储能高成本的固有认识。”
  吴家貌举例说:“以北京或上海为例,以前为了调峰,一年下来只用十几个或几十个小时的装备,竟然要投资200亿。如果用了储能系统,就不需要这么大的投资。这种替代的价值,此前并没有被计算进去。”
  “由于新能源电力具有间歇性和不稳定性,很多地区为了保证其输出不得不配套部分火电项目。但如果能够引入储能,就不必再依靠火电去保证电网的稳定,相关投资成本也就节省了下来。”吴家貌说,在电网的削峰填谷方面,除了峰谷电价差,如果再加上所替代的电力设施基础投资部分,储能实际上已经具备了很好的投资回报能力。
  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研究员王斯成则告诉本刊记者,在解决好火电退出机制以前,储能或许是解决可再生能源消纳难较为现实的手段之一。如果能在短期内解决储能的经济性问题,则可再生能源的消纳将不再是难题。
  
最有价值应用
  在电网调频方面,储能可能已经具备了明显的经济性。
  电网调频,是由于各地区电源结构差异较大,区域电网呈现的调频能力和效率不尽相同,因此需要调度调节电网中的各类可控发电设备,来保持电力系统的供需平衡,并保持电网频率的稳定。
  “增加储能是满足电网调度能力的最好解决方法之一,相对于不能满足电网调度随时可能面临的罚款,储能的一次性投资并不高。”正准备上马一座储能电站的某地方电力公司董事长刘先生告诉本刊记者。
  相关研究报告则指出,储能应用于电网调频,是目前所有电力储能方式中最有价值的应用。从2008年开始,储能技术就已逐步成规模地进入调频市场,截至目前,美国正式商用的储能调频系统已达10万千瓦。
  刘先生表示,随着电网接入越来越多的可再生能源电源,区域电网内的调频压力将越来越大,调频需求将成倍增长。
  曹仁贤则认为,未来中国的储能市场预期,很大程度上将取决于国家对储能产业的支持政策。“如果放开电力市场的价格,储能就会发挥非常大的作用,可以起到平滑电力资产的作用。那么多电力能源投资摆在那里晒太阳,这个账很简单,谁都能算得清楚。”
  “国内储能市场的成长已经可以预期。在2018年前,将是先进储能技术重要的示范应用阶段。2020年,将在用户侧大力推广先进储能技术应用。”中国化学与物理电源行业协会储能应用分会秘书长刘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
 
返回